記者日前在部分省份調查中發現,部分黨員幹部宗旨意識淡薄,一些惠農政策在基層執行過程中走了樣,侵害農民權益的問題在一些地方還相當嚴重。農民群眾期待,有關部門加強監督檢查,對損害農民利益的問題一查到底,發現一起處理一起,讓惠農政策落實到位。
  低保“小錢”也有人打主意
  第二批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各地紛紛以為群眾辦實事、解難事為突破口,糾正“四風”問題。然而,在安徽、湖南等地,部分黨員幹部仍我行我素,沒有將為民服務落實在行動上,侵害農民權益事件頻發。
  6月初,在安徽省阜陽市,有一個縣的群眾反映,在沒有獲得徵地批文的情況下,他們的承包地被政府強行征收了,“圈”了約3年後,才把地出讓給企業搞商業開發。
  “這叫‘預徵’土地。”這個縣國土部門相關負責人回應說:從法律法規上講,這種做法是不符合相關程序的。作為國土部門,我們是反對“預徵”土地的。
  當地鎮政府相關負責人解釋,縣上出台的城市總體規劃,是到2030年的,涉及大量土地開發,但用地需要省政府批准才能實施,省上能否批准還是未知數,為了執行縣上的規劃,於是出現了“預徵”土地現象。
  “地方政府為了大開發,給我們的農地補償還不到每畝4萬元,而一轉手給開發商就超過了100萬元。”一些村民說,找鎮上、縣上反映沒人理,誰來替農民維權?
  採訪中發現,侵害農民權益的現象時有發生,甚至像農村低保金這樣的“小錢”,也會有人“打主意”。據湖南省耒陽市披露,長坪鄉譚南村原村支書黃國華,把不符合低保條件的妻子、哥哥等辦理成低保對象,竟然連其去世多年的父親也在領取低保金。此外,黃國華等3人還通過篡改民主評議會議記錄,添加低保對象名單的方式騙取農村低保金。
  針對這一問題,當地政府進行了全面清查,共發現並清退了400多名不符合政策的低保對象。一位基層幹部說,惠農政策走了樣,村民咋能沒有怨言?
  有的地方還“盯上了”農民宅基地。在安徽南部,一些市縣出台了宅基地退出政策,對退出宅基地的農民每畝最高予以6萬元補助。當地幹部坦言,退出的宅基地,可以彌補城市建設用地的缺口。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安玉髮指出,近年來,中央出台一系列惠農政策,包括徵地補償、低保、宅基地等,體現黨和國家對農民權益的保護。但是,這些政策在執行過程中走了樣,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形象。
  三隻“黑手”攫取農民權益
  中央對貫徹惠農政策已三令五申,為何到了下麵仍然縮水走樣,受訪專家認為,一些黨員幹部還是思想認識不到位,沒有找準自身問題,不敢也不願“觸及靈魂”。據調查,村級財務、制度流程、民主管理等異化現象,就像三隻“黑手”伸向農民。
  一是村務不公開,村民“蒙在鼓裡”。一位基層紀檢工作人員坦承,一些村幹部在涉農資金分配使用過程中遮遮掩掩,比如村級財務公私不分,設置多本賬目欺上瞞下;宣傳惠農政策時“說半句、留半句”,給暗箱操作留下空間。
  在鄂皖山區,個別去世多年的村民仍在領取庫區口糧補貼。“這肯定是違規的,涉嫌挪用涉農資金。”當地幹部解釋說,從調查情況來看,存在村級財務公開和透明度不夠問題,這筆補貼資金有的入賬了,有的沒入賬。
  二是制度成擺設,執行不到位。一位縣民政部門負責人說,低保審核需要經過村、鎮、縣三個層級,包括入戶調查、民主評議、公示等。由於涉及人多、情況複雜,經辦機構人手有限,大多依靠村一級上報,因而留下一些漏洞。
  耒陽市紀檢監察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一些幹部為不符合政策的對象申辦低保,而市民政局及鄉鎮政府對申請人家庭有關情況沒有認真覆核,也未及時對低保死亡對象進行審查、核減。“若有一個部門或一位負責人把好了關,此類問題或將避免。”
  三是村領導“一言堂”,缺乏民主監督。調查發現,村支書或村委會主任“一言堂”現象比較明顯。雖然他們也是選舉產生的,但由於家族勢力等原因,村裡的大事小情主要是他們說了算,缺乏村民監督,其他村幹部也不敢監督。
  “村一級是落實惠農政策的最後環節,對涉農資金怎麼發、發給誰等,很多時候我有發言權。”一位村支書說,要想謀取私利,也有操作空間。
  整治行動嚴防“空對空”
  “惠農政策就是要讓農民得實惠。”安徽省政府參事程必定表示,中央制定政策還需層層落實,由於政令執行遭遇“中梗阻”,導致好政策並沒有“落到實處”,這種“最後一公里”現象必須整治。
  安徽、湖南等地農村的一些村民表示,中央免了幾千年的“皇糧國稅”,又出台了很多優惠政策,我們很歡迎。但由於基層幹部“歪曲糊弄”,反而弄得“很鬧心”。
  專家指出,政令不暢、有禁不止的原因在於,個別黨員幹部樂於享用權力,而不願承擔責任,甚至拿手中權力來兌換利益,導致坑農害農的事件時有發生。
  中南大學法學院教授鄧聯繁建議,要結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嚴肅整頓幹部作風,同時,對挪用、騙取、貪污涉農資金的案件,加大懲處力度。
  湖南省社科院研究員陳文勝等認為,要嚴肅整治惠民政策縮水走樣問題,督查工作不能“自彈自唱”,要讓群眾參與進來,傾聽村民的真實訴求,解決實際困難,防止整治行動“空對空”。據新華社“新華視點”
     (原標題:中央政策為何在“最後一公里”走樣)
創作者介紹

擺飾

fs27fshb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