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軍事報道】據美國國家利益雜誌5月16日文章稱,“海空一體戰”只可應用於高端衝突,只有在中美兩國爆發全面戰爭時,才能夠被執行。換句話說,除非中國“入侵”臺灣或日本部分領土,否則“海空一體戰”概念並無多大作用。因此,文章指出,美國及其盟國在亞洲面臨的核心軍事挑戰就是:以不犧牲阻止或擊敗高端挑戰能力為前提,找到打敗中國“切香腸”戰術的辦法。
  在美國防務圈,圍繞中國軍力增長的討論,一般集中在“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上。該作戰概念是針對中國反介入/區域拒止概念制定,將允許美軍獲得進入中國濱海水域的通道。本月在南海發生的衝突,進一步證明在東海、南海領土爭端中,“海空一體戰”正變得越來越無關緊要,甚至有可能是越來越危險,儘管並非以該概念多數反對者所設想的方式。
  文章指出,“海空一體戰”的問題在於,其只設計用於應對高端衝突,因此只有在中美兩國爆發全面戰爭時,才能夠被執行。換句話說,除非中國“入侵”臺灣或日本部分領土,否則“海空一體戰”概念並無多大作用。美國總統會因為最近中國在中越兩國糾紛水域部署鑽井平臺而命令美軍採取執行“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所需挑釁性行動。
  文章認為,這就是問題所在。因此,中國在南海與東海的軍事戰略是:利用“切香腸”戰術逐漸改變既成事實。面對這種“切香腸”戰術,“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完全無法發揮作用。
  而且,文章進一步指出,中國的“切香腸”戰術很明顯很有效。中國已經控制了與菲律賓存在主權爭端的黃岩島,很明顯打算仁愛礁採取同樣的戰術。隨著北京最近在南海石油鑽探活動的開始,中國對南沙群島周邊水域的主權主張進一步加強,而且其對釣魚島的例行巡邏現在已經成為一個公認的事實。
  文章稱,只要“切香腸”戰術繼續發揮作用,看起來北京就不會採取促使美國作出“海空一體戰”回應的舉動。因此,要想讓“海空一體戰”重新獲得與南海、東海糾紛問題的相關性,美國及其盟友必須首先回應北京“切香腸”戰術。換句話說:在中國發現自己無法通過“切香腸”戰術實現目標前,它不會打響“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設計用於打退或擊敗的較高級別衝突。
  對於美軍及其盟友而言,這更像是一場直指採購與力量結構的核心的理論辯論。目前,所有跡象都表明,美軍正犧牲數量換取質量。為了維持一支高能力部隊——就訓練、備戰狀態與現代化而言——美國正打造一支就兵力與武裝平臺而言規模較小的武裝力量。
  文章認為,這種做法對於一支用於執行“海空一體戰”作戰任務的武裝部隊而言,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將需要可在像戰時中國沿海水域這樣的激烈環境下作戰的遠程與高能力作戰平臺。不過,這種做法,也與打造反制中國“切香腸”戰術所需部隊恰恰相反。
  文章指出,要反制中國的“切香腸”戰術,就需要大量作戰平臺,以便在遼闊的南海東海水域保持更強大的軍事存在。這些武器平臺無需要特別高端,因為在執行“切香腸”戰術時,中國嚴重依靠海岸警衛隊和其他民用船隻。不過,這些平臺的確需要進入中國正在爭奪的海域,最好提前阻止北京。
  換句話說,要通過“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攻剋中國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就需要一支可反制中國“切香腸”戰術的武裝力量。美國的防務理論優先考慮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卻無法應對“切香腸”戰術。然而,除非中國無法利用“切香腸”戰術實現自身目標,否則美國反制中國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的能力,就無法發揮作用。
  然而,一旦美國及其盟國找到反制中國用“切香腸”戰術的方法,北京可能會選擇採取最具挑釁性的行動——即美國“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旨在阻止或打敗的行動。因此,美國及其盟國在亞洲面臨的核心軍事挑戰就是:以不犧牲阻止或擊敗高端挑戰能力為前提,找到打敗中國“切香腸”戰術的辦法。看起來,通過兩種辦法,美國及其盟國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誠然,這肯定是個艱巨的任務。
  第一種辦法是更有效地分配美國及其盟國的資源並制定目標。特別是,美國的亞太盟國應專註於集體防禦中國“切香腸”戰術,而美軍則應優先考慮通過“海空一體戰”作戰概念或其競爭理論阻止並打敗高端挑釁。在兩種辦法中,這是更可取的一個,因為它有效地處理了中國軍事崛起帶來的雙重挑戰,但也因為這種做法限制了美中兩個核國家爆發直接衝突的可能性,因此中國會更頻繁的做出低級挑釁行動。
  然而,執行這種戰略,幾乎肯定需要亞太地區出現更有組織性的集體防禦機制——類似北約,或至少是海灣合作委員會——而大多數觀察人士認為,就亞洲的政治現實而言,這是不切實際的。文章表示,這種戰略還需要美國停止鼓勵地區盟國投資像F-35戰機這種高端防務平臺,並鼓勵他們採購大量低端平臺。美國可以通過向關鍵亞洲盟國贈送退役武器平臺,來幫助預算不足的亞洲小國獲得這種資產。
  文章指出,如果美國不能更有效地管理其亞洲盟國的資源與目標,那麼其將需要阻止或擊敗中國的低端與高端挑釁行為。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辦法是部署規模大且能力強的武裝部隊。這樣一來,華盛頓就需要找到辦法,打造一支既有能力阻止並打敗中國“切香腸”戰術,又有能力阻止中國潛在高端挑釁行為的大規模部隊。實現這一點的最佳合理辦法就是打造一支規模龐大、能力較低的常規力量,用以應對中國的“切香腸”戰術,同時利用其核武器阻止中國採取像入侵臺灣或日本部分領土這樣的更具挑釁性的行動。
  這種戰略非常沒有吸引力,但並非沒有前例。文章援引據美國學者弗朗西斯?加文的話稱,在冷戰時期的大部分時間里,美國及其北約盟國都找不到只通過常規手段阻止蘇聯入侵西歐的合理辦法。儘管冷戰時期大多數總統上任時都決心降低軍隊對核武器的依賴,但現實是,為了防止歐洲發生全面戰爭,美國及其盟國不得不轉向核武器。
  不過,文章指出,不清楚在亞洲這種戰略是否會發揮效用。而且,這種戰略是否的確能有效地阻止蘇聯入侵西歐,或者是占領整個歐洲在蘇聯待辦事項清單中所處位置並不高,這都不得而知。文章進一步指出,最大的不確定性來自於歐洲與亞洲的不同環境。
  具體來說,歐洲是一個陸地戰場,冷戰時期面臨的主要威脅是蘇聯從陸上入侵西歐。相比之下,亞洲是一個海上戰場,這有可能會複雜化美國會在全面戰爭中利用核武器的承諾。如果美國使用核武器的承諾缺乏可信度,那麼亞太地區國家就有可能會尋求擁有獨立核武庫。對於像日本這種擁有極為先進的民用核項目的國家而言,尤是如此。這些都是難以解決的問題。然而, 時間不會使它們變得更簡單。因此,目前最危險的行動就是繼續當前路線,假裝中國的“切香腸”戰術與美國的軍事計劃無關。  (原標題:美媒:中美無大戰則海空一體戰概念一無是處)
創作者介紹

擺飾

fs27fshb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